为此

2020-11-18 13:34

但斯太尔2017年11月2日从国通信托处收到1040万元后却发生意外。斯太尔称,2017年11月30日,国通信托并未向斯太尔按时支付信托份额投入资金1.3亿元及剩余信托收益。为此,斯太尔向国通信托于2018年1月30日出具了督促函,表明国通信托未能按时履约并催告尽快支付。此后,截至诉状出具日,国通信托与天晟同创始终未就信托计划份额赎回及收益支付事项向斯太尔进行任何书面反馈。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本次诉讼中被列为被告的天晟同创执行事务合伙人刘珂身份特殊。刘珂除了通过天晟同创与斯太尔合作外,其掌控的中金创新宣称在2016年7月联合斯太尔成功发行斯太尔中金产业基金,一期规模10亿元。此外,刘珂还在2015年密集参与了新潮能源、中捷资源、*st德奥三家公司的定增。蹊跷的是,新潮能源、中捷资源在2016年下半年通过国通信托购买信托产品,又在斯太尔所购信托产品爆出问题后转让受益权。

值得注意的是,4月26日,中兴财光华会计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指出,该所访谈了国通信托的信托经理,但投资顾问天晟同创相关负责人未配合访谈,其无法对该信托计划所投资的项目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

斯太尔请求法院判令解除与国通信托签订的信托合同,以及天晟同创签订的投资顾问协议,并请求法院判令双方共同向公司返还投入钱款1.3亿元并赔偿损失共计826.3万元。

斯太尔5月26日公告称,公司以1.3亿元自有资金购买“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期产品存续满12个月后申请提前终止。但经管理层多次催促,公司仅收到委托理财部分收益1040万元,理财本金和剩余收益未能收回。公司于2018年5月25日就上述事项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国通信托及天晟同创。同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向公司发出了案件受理通知书。

公告称,斯太尔与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国通信托”)(原名“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于2016年7月签订了《信托合同》,斯太尔作为委托人以1.3亿元认购国通信托发行信托计划第1期信托单位的信托单位1.3亿份,门槛收益率为8%/年,由国通信托作为信托计划受托人管理、运用信托财产,支付信托利益。此外,斯太尔与国通信托共同委托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天晟同创”)作为信托计划项下的投资顾问,负责信托计划投资项目的前期调查,向斯太尔发出投资指令及履行《信托合同》约定的其他义务。

鉴于信托计划存续满12个月,斯太尔向天晟同创于2017年8月14日发出了提前赎回信托计划。天晟同创起初同意斯太尔的请求,称将于2017年10月31日前支付信托份额对应一年期收益1040万元,2017年11月30日前支付信托投资款1.3亿元及剩余收益。与此同时,天晟同创向斯太尔出具了其与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玉环德悦”)于2017年9月3日的《回函》,斯太尔才知晓案涉信托计划系将公司支付的信托财产用于玉环德悦的增资事务,并且国通信托与玉环德悦及其股东签署了增资协议,国通信托出资1.29亿元认缴玉环德悦新增注册资本,持股92.8%。

“更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公司自国通信托逾期仍未支付信托投资款及信托收益之后,对于信托计划的投资项目进行了相关调查,发现国通信托根本就没有对玉环德悦进行增资,玉环德悦的股东及注册资本自始至终都未发生任何变化!”斯太尔表示,回顾整个信托计划存续期间,国通信托存在诸多未能根据《信托法》及《信托合同》履行受托人恪尽职守,为受益人最大化利益履行受托人职责的情形,天晟同创作为经委托的信托计划投资顾问,对于信托计划的投资项目及原告信托利益的兑付也存在诸多违反《信托合同》及《投顾协议》的情形。